blossom_garden

大一的时候,班里经常有聚餐,班长那时酒量真的不佳,喝着喝着就喝高了。过了三年多,他已经能面不改色的敬酒一桌。天气变暖了,南门外的餐馆又在门口空地摆起桌子,大小聚会接连不断,霓虹灯长久不熄,恍惚之间,就觉得好像真的会有不散的宴席。

学校里的玉兰开花了,明年春天来的时候,你又是在哪里呢?

我愿意,天涯海角都随你去,这句话如今说来,却平白填了两分苦涩。并非是我贪得无厌,只是实在舍不得与你分开。不安在爆炸,一夕毕业,天涯四散。

麦麦麦安安:

 

#肆纪#之二

 

二零一四   我们毕业

评论

热度(59)

  1. blossom_garden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gu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luoying_hua@126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wang_stephy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melody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namename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  在毕业的当口,我烦的是那个在英文中叫做paper 的东西。 麦麦麦安安
  7. 凌晨未央麦麦麦安安 转载了此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