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lossom_garden

微武侠(7)

红霜囍:

感冒了,我要报社。

一生病写的东西也腻腻歪歪了,似乎又回归了中学的无病呻吟,不开心。




#微武侠##微小说#

窗外下着大雨,任二坐在桌旁,就着昏黄的油灯,喝一口冷酒,擦一会刀。




刀柄上一圈牛皮,握起来很顺手,但是它实在太旧了,牛皮上细细的针脚已经被磨开了线头,刀柄末梢系着的穗子也灰扑扑的。那个做针线打穗子的人已经不在了,任二也不想再换新的。就算换了,用着也不顺手。




雨下的久的日子,任二腿上的旧伤就隐隐作痛。那是在去年的一个雨夜里落下的,那把暗器淬了毒,伤口就总也好不利索。




本身这种毒药病痛是没什么妨碍的,因为他已经习惯寄宿在身体中游走的蛊虫在毒发前就把毒素清除掉。但是种着雌蛊的人已经不在了,他也再也找不到一个放蛊放的这么好的人了。




屋后的药材,在这场雨之后估计就再也不剩下什么了。任二也尝试过侍弄几株药材,但舞刀舞的风生水起的手永远对付不了那些植物,他也只好作罢了。那个侍弄药材的人已经不在了。




任二站起来,喝完最后一口酒,把刀入鞘,走到床头,把枕畔的牌位扶了扶正,它在成年累月的摩挲下,已经无比光滑。牌位上是“吾妻芮安之位”,就算是在这样的情形下,看见“吾妻”二字,任二心中仍旧泛起一点酸楚的甜意。




他把心中最后一点温热的旖思压下去,吐了口气,提着刀走入雨帘里。刀柄上牛皮的护手很柔软,就像握着芮安的手一样。他体内仅剩的一只蛊王发出虚弱的鸣泣,就像之前有芮安在的那无数个雨夜里,她在耳畔的喃喃细语。




任二身子已经不是很好了,但是他的刀仍旧很快。他在夜色里砍断最后一个人的喉咙时,雨势还没有减小。这些人功夫不错,藏匿的也很好,虽然对他来说不堪一击,但是芮安,她的蛊虫都给了任二,就算使毒再好,终究还是抵不住冷硬的刀剑。




三个月后,任二死于伤寒。江湖再无第一刀客。



评论

热度(26)

  1. 秫。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Lingzi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blossom_garden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JCccc~~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左冰嫣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`A m y`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紫依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看、LOoK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
  9. 魔鬼训练营铁匠老霜 转载了此文字